一名杰出旅友的新疆和田寻玉夺宝之行!

发布:和田玉阅读:33时间:2020-06-29

五一假期,你去哪里了呢?你有没有想过要去新疆和田,翠玉的家乡,一探究竟呢?它是一位杰出旅友“素食主义者”的探险之旅,叙述了他在新疆和田寻玉夺宝的旅途,还装有功略平面图,文章内容较长,尽管是前段时间的游记攻略,但假如你也想来那边一探究竟得话,非常值得研读!

翡翠玉石天堂

现如今,新疆省采玉早已应用设备开采,人工服务捡捞这类历史悠久的采玉方式 日渐式微;和别的即将变成历史遗迹的传统产业一样,大雪山采玉便也弥漫着出广为流传悠久的历史时间风韵及文化气场。被这类历史悠久、神密的氛围所吸引住,我赶到了新疆南疆塔里木荒漠边沿的和田市。

新疆和田郊区的玉龙喀什河就出产白玉石,这一条河来自昆仑山中雪峰冰河的融水,水色混浊,一年到头,宽敞河滩地上的零星采玉人手执尖锄,每日蹲在炎阳下像小野猪一样艰苦奋斗。

▲礼拜天市集上的商人,眼前是应有尽有的各色各样砂石料。

采玉是一件枯燥乏味、艰难的事情,或许一天就会有获得,或许一个月都找不着一小块。那类挖到稀有翠玉的发家致富小故事四处都是有,实际上比童话故事也要漫长,一般采玉人仅仅为此谋生,讨一碗饭吃罢了。

每到礼拜天,在和田市街边的大巴扎前,便有人头攒动的翡翠玉石市集,相貌苍桑的采玉人揣着艰辛搜集来的各色各样砂石料摆地摊售卖。

卖翡翠玉石的不但有男生,也是有许多 女性和小孩子,在这里翡翠玉石天堂,好像每个人都明白翡翠玉石的大学问。

▲礼拜天市集上的女商人。

找寻翡翠玉石之源要从昆仑山脚的库尔勒塔什乡刚开始,因此我踏入了去库尔勒塔什乡的旅途。

库尔勒塔什在本地土语中的意思是“翡翠玉石”,因此库尔勒塔什乡也就是“翡翠玉石天堂”,这儿早已深层次昆仑山区。村里仅有一条土街,两行土黄色土屋,几个小商店。在乡公安局,优点阿列克逊很热情地为我详细介绍了周边玉矿的现况。

听了详细介绍,我打算去梅河口玉矿,采访这最历史悠久的和田玉产地。在村里寻找一位五、六十岁的维族老大爷阿布瓦依,说好了骑他的毛驴去黑乡村。我还在村里唯一的一条土大街上买来些甜饼、烤馕、煮蛋,塞到挎包里做一星期的食材,再加我的预留干食,估算之后几日填饱肚子没有什么问题。

骑驴闯天山

第二天早晨,老指导阿布瓦依整理好毛驴,大家八点四十分考虑。阿布瓦依老大爷清瘦容貌,深深地的皱褶,乱蓬蓬的斑白络腮胡子须,双眼一直眯缝着,有点儿奸诈的模样,仿佛总在揣摩着哪些。

我的背包被严严实实捆在一头壮毛驴身上,随后我跨上驴背,扶着眼前的挎包倒也稳妥。

出了村便是上坡起步,或急或缓;昆仑山的极大体脉慢慢波动拓宽,荒土小路被长时间往来的驮队踩成名道沟坎,蜿蜒曲折,渐向远方,时常有凹沟跳崖挡路,新路很一些艰险惊险刺激之处。

骑毛驴很痛楚,驴身上硬邦邦的的,都没有脚蹬子,两腿悬在驴身两边左右摇摆,时常擦在地面上。下午歇息时,腿胯酸疼得站不住,一瘸一拐的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雄壮的昆仑山脉,一望无际的新路盘峰绕岭,蜿蜒曲折伸到翡翠玉石峡谷。

天色逐渐雾蒙蒙的,间或晶莹剔透。中午有几个较长的下坡路,大伙儿牵着毛驴往下沉,一脚踩下来,靴子便没在腾起的黄土层浮尘里。峡谷底的云龙河起伏非常大,从铁青色的岩山间奔涌出来,轰声响振动峡谷。

黄昏六点半钟抵达黑乡村。梅河口,旧称“喀朗圭艾里克”,海拔高度三千多米。村庄不大,一条丈把宽的土街,两侧是小房子和泥墙庭院,马路边流荡着一道清爽溪流,本地人刷碗、洗漱间之处;有几个小商店,零落摆着些生活用品。

我还在村内的小饭铺找到住所,房主家的2个小女孩很可爱。屋子里的顶篷很美,木结构建筑,镶板,雕梁,传统式的伊斯兰教几何图形。

▲梅河口村内聪慧开朗的小孩

在这儿较大 的难题是言语不通,全部村庄里基本上找不着要说汉话的人,估算之后几日里,和本地人的沟通交流全是个难题。

▲漂亮的黑乡村美少女

翡翠玉石之谷

第二天,从黑乡村骑着毛驴再次向山顶去,地势更加险峻。下完雨后的早晨,天依然黑沉沉的,村头农田潮湿,稻苗秀气,深涧哗啦啦流荡,水流湍急。

黑乡村的指导是个不上二十岁的小伙儿,便是维吾尔语说白了的“巴郎子”。他很好奇,一路上一直比比划划告诉我个不断,也不在意我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今日骑的毛驴是一头听话的混蛋,作为毛驴,却拥有 小羊一样的脾气好,要停便停,要作便行,要我安心很多。

云龙谷地的早晨,山巅处的降雪被晚霞映成淡粉色

这就是昆仑山,我国上古神话中的致尊胜地,从嫦娥奔月到穆王西游戏,从最历史悠久的《山海经》到魏晋《搜神记》,甚至晚近的明代笔记小说,都是有它赫赫有名的部位。

整理好行李箱,早已是十点二十五分。我背着几十斤重的大挎包,辫别了方位,朝南方的雪山走去。云龙河在左边山岭龌龊过,低谷是稀稀落落的草坪,云雾缭绕笼罩着了白皑皑雪峰,每条冰河从山巅处拓宽出来,四周大雪山上时常有山崩和山崩,轰隆隆轰鸣萦绕在峡谷里,腾起弥漫着山中的粉尘雪雾。

▲云龙谷地里常常有山崩和山崩,轰鸣振动峡谷,粉尘弥漫着。

天阴出来,一会儿毛毛雨,一会儿小寒;地形愈来愈高,渐至寸草不生。脚底早已是冰河地貌,堆得小山坡一样高的苍灰黑色冰碛石蜿蜒起伏,它是干万年里冰河挪动和凉水冲洗堆积成的,石堆下边并不是公路边坡,只是恒古不融的厚厚的风雪;急湍的云龙河流有时候越过地下极大的冰窟,在远方再次冒出路面。

百万年来,极大的风雪层很厚遮盖在冰碛石堆上,把这儿变成了无法多做停留的寒苦的地方。

接近黄昏时,峡谷往右,总算看到了高看不到顶的慕士山雪峰,半隐在雾水中。这儿海拔高度很高,极严寒,每一年仅有夏天七、八月份冰雪消融,才可以进去采玉。雪峰脚底伟岸的冰河周边,几个采玉人搭了窝棚住在这儿,有的从叶城来,有的从且末县来,她们很诧异的走回来扫视我,相互打过招乎。

她们定居的窄小窝棚,孤零零的蜷缩石堆后边,里边狭小冰凉,随意堆着被子和餐具等物,全部仅够存活之需。这种采玉人早已在冰河下住了好长时间,一个个灰头土脸,衣冠不整,仿佛逃荒的难民一样,好像连容貌都一些滞销品了,一望得知生活是怎样艰难。

仅仅在提及翡翠玉石时,她们的脸部才外露一抹微笑,小表情也丰富多彩起來,指指点点的比画着,尽管表达能力差,也可以感受到她们对翡翠玉石的明显兴趣爱好。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人全是为翡翠玉石而瘋狂,像我这样以便对她们的兴趣爱好而成的人,也许极为罕见。

冰河采玉

一夜杂梦,睡不稳定。

天色逐渐青灰色阴郁,令人不安心。三位从叶城来的采玉人背着探冰窟用的忠实,身背绳子,经过我的户外帐篷边,因为我跟随她们向冰河走去。这三个小伙儿全是二十多岁 ,带头的脸色乌黑,存着胡须,看起来更沉稳些,全名是诺尔列特,会讲简易的汉话。她们一共有五个人,以便到这儿采玉,事前花了两千多元干了简易的提前准备,今日早已是第十八天了,前后左右共收集到大概七千元的翡翠玉石,等返回和田市卖了钱后,五个平均分。

由于采玉的收益很不稳定,将会一无所获,也将会收益颇深,以便分摊风险性,也以便互相呼应,采玉人一直搭伴进山,共承担风险。

大家冒着凛冽的严寒,沿着冰河周围耸立的碛石堆往上攀爬,这种刚从风雪中曝露出去的冰碛石并未经风化层,有棱有角,如尖刀一般。冰脊里有很多主骨哗啦啦直响,流荡着浑浊的冰河融水,灯光效果照进去体现了洁白如玉的风彩。采玉人很留意有冰的地区,由于翡翠玉石成矿掩藏在可谁知道有多厚的恒古冰霜下边,只能依靠冰缝间的水流把破裂的翡翠玉石冲洗出去——本地人收集了数千年的翡翠玉石,便是那么一点点从冰河下边流散出去的。

如今更是夏天,冰河两边融出成千上万许许多多的间隙,黑糊糊看不到底,经常出现坍塌,里边会传来吱吱作响咯咯的响声。采玉人通常不管不顾风险,趴到地底肠蠕动着人体渐渐地蹭进一尺多高、狭小黑喑的冰窟里去探寻,全部人钻入冰隙,全身都被凉水淋湿了也顾不上;这时候万一冰脊轻轻地塌动一下,马上便会把他吞掉掉。

冰面里的每一次响声都让我来诺尔列特心惊胆战,而她们却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仅仅为找不着翡翠玉石而一些心寒,再次彷徨在技术专业登山家都不愿意进军的冰河缝隙旁,四处寻找深层次冰隙的相对路径,假如碰到竖直的冰窟,也要用绳索缒着下来探察。

表层粘满三七灰土砂砾石的冰河下融水潺潺,采玉人冒着生命威胁,钻入深深地的冰缝找寻翡翠玉石,把生命交到变幻无常的夏天冰河。

总算,探险和艰辛拥有获得,走在最前边的诺尔列特开心的喊出来——在冰河边的水洞里,他找到二块翡翠玉石,我赶快凑以往看。

▲诺尔列特从冰窟里摘到的翡翠玉石,在大雪山冰河衬托下,突显着他们的得来不易。

这两块翡翠玉石尽管没经打磨抛光,但材质纯粹,摸起来光洁盈润,更是新疆和田翠玉那举世闻名的特点,倒映在对门的雪峰,更显身家非凡,让人欲罢不能,古语云:“谦谦君子温如玉”,深有同感!

采玉不仅要勤快,更应靠运势;好运气得话,顺手一拨,就会有获得;运势坏掉,任由你探险博命,也难有結果。不知道有多少采玉人艰辛一载,却一贫如洗,受了运势戏弄,生活难续。

海拔高度愈来愈高,地势更险,这儿压根沒有路,彻底是在险峻的石堆里攀爬,大家都累到精疲力竭,迫不得已常常停住步伐,在更加较稀的空气中用劲喘气,我已经手和脚愈来愈乏力,头疼。

▲采玉人到山雾弥漫着的冰碛石堆上艰辛的攀爬。

这儿的海拔高度估算早已超出六千米,从高空看冰河,原先冰河顶部也是有许多 大冰缝,黑糊糊的,里边隐约传来轰隆隆水响。可能在大家脚底附近便是十分值钱的新疆和田玉成矿,但是隔着很厚冰面和冰碛石堆,谁都没法贴近。

自古以来迄今,成千上万的采玉者最多只可以抵达这儿,这十几米或是几十米的最终一点间距,始终分隔了采玉人与她们的理想,每一个人历经历尽艰辛,最后只能依靠冰河变化莫测的抠门布施,才可以取到可望不可及的新疆和田玉。

▲万古冰川衬托下的壮观大雪山

气温转晴了,峡谷对门几座耸立的雪峰清楚可见,雪白得和奶白色天上、流云混为一体,耀人眼帘,这些壮观的冰河从半山腰直挂出来,气魄宏伟,热血沸腾;要来从对门山顶看我们这座大雪山也是一样的美丽风景吧。回望背后的慕士雪峰,依然无人所知,遥看不到顶。大家靠坐着大石头上松懈下来,勤奋喘气着,缄默地望着眼下这一切……

▲从冰河上放眼望去,峡谷对门的白皑皑雪峰,冰川蜿蜒曲折伸进峡谷。

诺尔列特盯住远方的大雪山,眼神呆滞地叙述:两年前曾有一位姚姓采玉人,在这儿挖到一块饭盆大的玉脂翡翠玉石,卖了三百万元,三个合作伙伴每个人分了一百万,荣归故里。

在诺尔列特的眼里来看,或许它是采玉者努力的驱动力吧,可是那样的好运像中彩票中奖一样迷茫,成千上万累死累活的采玉人仅仅怀里着发家致富的虚无缥缈理想,在这里无法存活的极苦的地方拼着日常生活而已。

今天我印证了最艰辛的维持生计方式,对翡翠玉石的贪欲和对艰难的忍受,在这儿合而为一,让人禁不住感慨:简直生命相搏的职业生涯!采玉人不仅要承受寸草不生的恶劣环境和高原地区的摧残,也要应对大雪山冰河上的诸多风险,哪一样全是性命交关的威协!

诺尔列特在归路上,曾脸色庄重地为我述说:大雪山上经常会出现高原病,吐清山哪些的,很危险。这儿早已死了了五个采玉人,俩位维族、俩位维吾尔族、一位汉人,一般是由于艰难日常生活下,对大山氧气不足不适合,在艰辛辛勤劳动时忽然倒地,就那么始终合到了眼睛。

在我们在首饰店里赏析透明圆滑的新疆和田翠玉时,在我们用精妙绝伦的和田玉器装饰设计自身时,可曾想起一些翡翠玉石竟然那样用采玉人的生命换得的?那样获得的翡翠玉石,要哪些的使用价值才可以承重得起?而在盈利丰富的珠宝首饰业,采玉人并沒有获得什么好处,像这几个叶城来的采玉人,艰辛二十多天,但是每个人分到千把块钱,和她们承受的艰难、遭遇的风险对比,真是太甚少了。

晚上无人所知,遮掩了四周大雪山,峡谷愈发看起来黑沉沉。

归路

早晨,雪霁。

此次天山大雪山的翡翠玉石源之行,我的目地早已达到,该尽早下山了。如今早已是八月中下旬,气温一天冷过一天,假如昨天晚上的雪再大点,就将会封死归路直至2020年,始终将我留到这寸草不生的风雪峡谷里。

身边的玉龙喀什河依然白浪翻滚,我已经来过它的根源,看到了它出生在其中的雪白大雪山、漂亮幽谷,再见到这一条河,心里泛起了不一样的精彩的亲近,仿佛相遇很多年的盆友一般;也有这些艰难的采玉人,我始终也忘不掉冰河上这些踯躅艰辛的影子,和她们一起渡过的那一天采玉职业生涯将变成我始终的记忆力;我帮不上她们哪些,只有衷心祝愿她们一切顺利,梦想成真!

回望慕士大雪山和翡翠玉石之谷,这历史悠久传说中的翡翠玉石天堂,昆仑山的精粹所属——当我还在普普通通了解的日常生活想起这一切时,你所容下的稀有珍稀和无法言述的重重的艰苦,将好像存有另一个虚幻世界里。

功略:线路平面图

1慕士冰河的景色极好,假如有时间和工作能力,很非常值得一往;每一年七、八月份冰雪消融,能够 上山采玉和采访,其他时节听说大雪封山;

2慕士冰河的翡翠玉石源之行,规定有较为强的郊外工作能力,以应对极端自然环境;对人体标准的规定也较为高,尤其是最终一段路,实时路况偏差,提议联机前去;

3在库尔勒塔什乡有简易食材能够 选购,一定要提前准备充裕,黑乡村连烤馕也没有,村内的餐馆饭菜不一定习惯性;

本地雇毛驴的价格,大概每日五十元上下,也是有小量坐骑能够 雇,价格要贵一些;

回到的情况下,从高山牧场到黑乡村一段,景色很好,基础是平路和下坡路,很合适步行,大概八小时路途;

从黑乡村返回库尔勒塔什乡,有几个很陡较长的上坡起步,将会必须几个小时才可以往上爬,因此提议骑毛驴回来;

4采玉不易,即便在冰河前,游客也难以自身拾到翡翠玉石;在冰河下的采玉人那边,能够 选购她们摘到的翡翠玉石纪念;不必随便爬上冰河,非常容易出风险。

上一篇:冯钤:和田玉墨玉青花瓷的黑与白墨笔画巧色写作探讨

下一篇:玉石雕刻锵锵三人行—玉雕师写作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