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高古玉受个人收藏圈热烈欢迎

发布:和田玉阅读:26时间:2020-07-15

\

  近些年,有关高古玉的竞拍自始至终是个人收藏圈里备受关心的恶性事件,上年中国香港邦瀚斯“温玉物华——思源堂藏中国玉器”专属中,一件汉朝玉石雕刻嘻哈歌曲舞人俑以3148万港元的卖价更新了先前我国高古玉器的竞拍记录,变成那时候微信朋友圈中的“网络红人”。2020年一样是中国香港邦瀚斯春拍,在“韫玉增辉──松竹堂收藏玉石”专属上,一件标明为唐朝的白玉石圣人佩(图1),以354台币人民币高价位交易量,变成了初夏时节朋友圈疯传的新一届网络红人。这一件玉人,有藏友誉为当时商家在竞拍以前于微信朋友圈中叫价八万元,另一方还是说贵,现如今拍得上百万高价位,可以说剧情反转之作品。这虽属饭后茶余的玩笑话小故事,但此件玉饰身后的文化故事倒是很非常值得一说。

  玉人高仅4厘米,白玉石材质,角色脸部情绪凶狠,尖牙露出,大发雷霆,角色扭身单脚盘跪,两手如鸟爪,右手扶于右膝盖。腹部缠有一裤带,自头上中央一破孔围绕至底便于于穿佩。尽管在邦瀚斯竞拍图录中仍未标明此玉圣人所意味着的实际含意,仔细观察这一件玉人尖牙怒目地外观设计,发觉这与古时候傩文化中得神祇方相氏甚为类似。

  方相氏是古时候傩文化中以驱疫辟邪的神。有关方相氏钦佩最开始出現在周朝,而且做为一官衔由四名狂夫职业饰演,拥有浮夸的打扮,《周礼·夏官·方相氏》中载:“方相氏掌蒙熊皮,金子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驱疫。大丧,先柩。及墓,入圹,以戈击四隅,驱方良。”不难看出方相氏的岗位职责不但要“执戈扬盾”在大中型祭拜场所为国家驱疫,另外在举办丧礼的情况下也可以大展身手。在皇室顶层出葬时要在棺前优先,来到公墓,方相氏还要先放到墓圹中“以戈击四隅,驱方良。”方良即魍魉,在古代人神话体系中是好食人族肝脑的恶鬼。

  参考文献中所记述的方相氏,在珍贵文物中也有有关的商品证实。最知名的当属在随县擂鼓墩曾侯乙墓中谢侯内棺两边髹漆绘彩的一组包含方相、羽人等以内的圣人灵兽图,在其中所绘的一类圣人手执利戟,戴着似熊头的四目面具,脚踩火苗,这名圣人一般觉得便是能避邪避恶的方相氏品牌形象。曾侯乙内棺上的这组图案设计也因而被称作是“至今孰知最开始的傩仪图”。

  不仅是漆画中有方相氏的故事情节出現,在两个星期阶段的陵墓考古学全过程中,也曾有类似方相氏品牌形象的青铜面具出土文物,如山西绛县横水西汉公墓M3043中,在墓主人家头顶部出土文物了两付黄铜兽面纹面罩,从挖掘当场相片看这两付兽面皆怒目圆睁,尖牙龇露。河南平顶山两个星期应国皇室墓中出土文物有一批造型设计怪异的青铜面具,在其中一件截角形兽面罩,面罩高14.7厘米,宽12.6厘米,腔厚2厘米。面罩兽面头上长有粗大蘑菇状双角,脸部眼睛暴凸,目管理中心为透孔;额头中间有一棱形凸饰;鼻子往上凸起,口旁有一对尖牙。《乐府杂录》中有载:“用方相四人,戴冠及面罩。”在其中指出了方相氏饰演者的应用游戏道具就包含了面罩,这种两个星期阶段陵墓中出土文物的青铜面具应当便是方相氏品牌形象,用于镇墓避邪。

  到汉朝有关方相氏的傩仪依然存有,《汉书》《后汉书》等史籍都是有有关记述,而且做为殡葬典礼中捉鬼之神祇,方相氏的品牌形象在陶俑、画像砖(砖)及墙壁画中经常出現。以陶俑为例子,1957年四川省成都天回山汉朝崖墓出土文物了一件陶方相氏俑(图5),该俑仅存头顶部,从残旧的躯体获知,俑高约一米。瞪目龇牙,嘴中吐出来的长舌悬至腰下约有56公分长,这种俑多出現于四川地区汉朝崖墓。在汉画像石上的方相氏也多以凶神恶煞的品牌形象出現,如1974年山东省临沂市白庄出土文物的一块画像砖(图6),所刻绘的方相氏反面蹲立,头上强弩,爪子执斧和叉,瞪目张嘴,颇有煞气。除此之外在1976年挖掘的洛阳市卜千秋壁画墓中也由此可见有方相氏品牌形象的墙壁画。

  直至南朝之后,方相氏参加的傩仪慢慢演化为傩戏,而且其行为主体神祇由方相氏慢慢变成钟馗、地狱判官等后起神明。而方相氏到明朝也被演变变成方相、方弼二神,被民俗再次信念。转过头来,再看邦瀚斯所拍的这一件唐朝玉石雕刻方相氏,也正由于其主题在古代玉器中甚为少见,故为藏友亲睐而拍出来门店第一的高价位吧。

上一篇:新疆和田玉的游戏玩家、内行人与藏友

下一篇:有关玉石雕刻手的工与机雕之浅见